首 页 机构设置 政府信息公开 在线服务 公众参与 机关建设
站内搜索:
  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综合经济 > 宏观经济 >
大玩“套路贷”、组织卖淫、非法拘禁
     
时间: 2019-06-09 11:57 来源: 未知 字体显示:
安徽省亳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武振飞等4名上诉人犯安排、领导、参与黑社会性质安排罪、寻衅滋事罪、不合法拘禁罪、诈骗罪、逼迫买卖罪、不合法吸收大众存款罪、安排卖淫罪一案二审进行宣判。大玩“套路贷”、疯狂获取不合法利益的利辛县武振飞、武润泽父子双双获刑二十五年。

武氏父子经过怎样的手法,让很多受害人败尽家业?“套路贷”里都有哪些套路?来了解一下。

女企业家深陷“套路贷”

经商有时分急需资金周转,找他人借点钱也很正常。但对于在合肥经营一家化妆品公司的王某来说,2017年的一次告贷,却让她付出了败尽家业的沉痛价值。

工作还要从2017年说起,因为公司急需用钱,王某想借100万元周转。在一位“朋友”的推荐下,王某来到利辛中鑫担保有限公司找武某泽借钱。当王某从合肥曲折来到利辛县这家担保公司时,却被眼前的现象吓了一跳。王某说,担保公司不大,里边却有很多人,个个都有大面积文身,房间里乌烟瘴气的,桌子上还放着钱,好像在赌博。

在王某说明来意之后,武某泽告知王某,利息大概在两三分以内,不需要典当,手续非常快,到公司签个字就行。因为是“朋友”介绍,又急需用钱,王某借了款,没想到签合一起,对方忽然改变了说法。原来说好的一个月3万元的利息,忽然变成了一个月6万元。

王某说,因为之前现已对资金的使用做了安排,公司的收益也能够支付起这个利息,考虑一下后她仍是接受了。由“朋友”担保,王某支付了6万块钱的利息后,从武某泽那里拿到了100万元。

这100万元钱大概用了一个星期左右,“朋友”忽然称其家庭呈现变故,不能再持续担保了,让王某马上把钱还上。因为钱现已花了出去,短时刻内王某自然无法拿出这100万来,这时分,她的这位“朋友”便提出来从头给她介绍一个放款人。让王某没想到的是,这居然是个“套”。
“朋友”告知王某,这个新放款人能够按天结算,100万元每天利息1万元,一个星期利息便是7万元钱。其时王某心里就有点犯憷,但为了不想让“朋友”为难,再加上“朋友”表示,把这100万元还上后,能够将自家的房产证借给她从头告贷,王某咬咬牙又签了一个告贷合同。

在王某向新放款人借了100万元之后,“朋友”又忽然变卦,不肯将自家的房产证给王某告贷了。原本是借新债还宿债,“朋友”的临时变卦,让王某始料未及。转眼间一个月过去了,一天利息便是一万,一个月算下来,光利息王某就要付三十万。原本只借了100万,现在摇身一变成130多万,再加上武某泽的6万利息,便是将近140万元。

虽然说公司每天都有收益,但一天一万多的额定利息,哪个老板能够承当得起?合理王某想着解套,咬咬牙把这100多万还上去的时分,武某泽忽然呈现了。武某泽告知王某,有个朋友想要出资王某这样的公司,预备拿1000万元入股,王某想,这对于自己和公司发展来说或许都是个好事。

几天之后,武某泽带了一位自称刘总的人,来到王某的公司考察,不过,按照武某泽的要求,为了给出资人一个好印象,王某必须先要把公司之前借的告贷还上。可王某现已把告贷全部投入到了公司运营中,这时,武某泽说,为了确保顺畅拉到出资,可再度告贷给王某,可是利息有点高,100万元一个星期就要24万元的利息。

刚开端,王某不同意武某泽的提议,但武某泽称,朋友急等着入股王某的公司,王某一旦拉到这1000万元的出资,就能发明更大的利润了。一番话,让王某终究认可了。就这样,王某又再度借了武某泽的钱。

借一百万还一千万还没完
就在王某期望着这1000万元能够尽快到账时,这位出资人却消失了。而王某借武某泽的100万元,一个星期就要24万元的利息。王某说,每天一睁眼,想到的便是天价的利息。

在王某的利息加本金现已滚动到300多万元的时分,武某泽呈现了,向其索要本息。王某怎么可能拿得出这么多钱呢?武某泽又告知王某,自己认识一个朋友,有招标款暂时用不到,能够先借给王某。其时的王某现已懵了,于是就又遵从武某泽的主张,借了300万元,仍然按天算息。

直到这时,王某才意识到自己中了圈套,那个所谓的出资人也只是一个托。不久,武某泽带着手下的几个小弟,呈现在王某的公司,开端讨要告贷。武某泽说,只要王某把欠自己的660万元结清就把借单还给她。而这时王某才发现,之前借武某泽的几次钱还上之后,武某泽都没有把借单还给自己。武某泽称,王某若不还钱就上法院申述她。

对王某来说,公司便是她的命。背着家人,无法的王某凑够了660万元交给了武某泽。但是,工作到此仍是没有结束。在向武某泽索要借单时,武某泽称借单在合肥,王某赶到合肥,武某泽又称借单在利辛,便是不还借单。后来武某泽爽性连王某的电话都不接了。

可令王某没想到的是,10天后,之前一向联系不上的武某泽忽然带着几个人来到公司,再次拿出660万元的借单上门索债,要求她归还本金加利息880万元。

王某现已完全拿不出来钱了。武某泽要挟说,“我知道你儿子在哪上学,要不想家里出事就马上把钱给我!”最终在亲朋好友的帮助下,王某凑够了880万元交给了武某泽,但是工作依然没有结束。

武某泽依然称自己没有收到王某的钱,并经过不同的手法,向王某要钱,最终居然一纸诉状将王某告上了法庭。王某一向引以为傲的公司被保全,账户被冻住,她整个人也完全跨了下来。最终在家人的提示下,王某才想起来向警方报案求助。

武氏父子“覆灭”后,审计部分审计,王某前前后后转给武某合计6000多万元,而武某转给王某合计5000多万元,实践相差有1000万元左右。也便是说,王某告贷100万元,实践还款达到了1000万元。

武氏父子逐步浮出水面
经过民警的私自查询,以武某飞、武某泽父子俩为首的“套路贷”涉黑团伙逐步浮出水面。

据介绍,武某飞为利辛县公安局车辆管理所民警,2011年11月份,武某飞与朋友建立利辛云海担保有限公司,不合法吸收大众存款、发放高利贷以获取不合法利益。2013年7月,武某飞在原云海公司的基础上,建立了中鑫担保有限公司,从事高利放贷业务。经过警方查询,从2013年开端,武某飞凭借其车管所民警的身份,不合法吸收大众存款一个多亿,在很短的时刻里聚集了很多的财富。

市公安局刑警支队大队长刘振说,刚开端,武某飞是涉嫌不合法集资然后向外放贷,网罗一批社会分子为其不合法催债。而武某飞的儿子武某泽感觉放贷赚钱太慢,就利用一环扣一环的“套路贷”,短短半年时刻就从王某这里骗取了1000多万元。

据查询,中鑫担保公司以武某飞、武某泽父子俩为首,吸收了多人参与,其间三人有违法前科,逐步发展形成以中鑫公司为依托,以不合法吸收大众存款用于发放高利贷为手法牟取巨额不合法利益,以获取的经济利益为支撑,有安排地施行违法违法活动的黑社会性质违法安排。该安排以个人名义向社会不合法吸收大众存款,将吸收的存款用于发放高利贷,告贷人无法按约好还本付息时,即采纳滋扰、恫吓等手法强索债务,并经过人民法院采纳虚伪诉讼的方式搅扰正常司法次序,以获取不合法利益。

亳州市公安局“525”专案组民警常云说:“武某飞在明知道自己公司不具有吸收大众存款和对外放贷业务资格的情况下,以公司员工或个人的名义,不合法吸收大众存款,然后又以员工或个人的名义对外放款。相关部分查起来,他们就称是民间假贷胶葛,以此来躲避法律的制裁。而武某飞的放贷合同全部都是空白的,只写告贷金额,借给谁的钱。至于借多长时刻和告贷利息则全部都是空白的。在经过暴力手法要不来的情况下,他们就经过诉讼的办法,把这些空白的地方填上真实的转款人的名字,到法院去申述。”

据查询,短短几年时刻内,他们所涉及的不合法诉讼案子高达30多起。并且为了快速申述,武氏父子还延聘有专门的法律顾问。

打掉黑团伙揪出“保护伞”


警方查询发现,该违法安排涉嫌安排、领导参与黑社会性质安排罪、寻衅滋事、虚伪诉讼、不合法拘禁、敲诈勒索、逼迫买卖、安排卖淫、不合法吸收大众存款等8项罪名,一起也挖出当地公安机关和法院部分人员为其充当保护伞的头绪。

2018年5月25日晚上,在安徽省公安厅和亳州市公安局的统一指挥下,亳州警方出动200多名警力,奔赴合肥、利辛、江苏太仓等地,对这起涉黑案子的违法嫌疑人施行抓捕。

2019年3月5日,谯城区人民法院依法开庭审理被告人武某飞等15人涉嫌安排、领导、参与黑社会性质安排罪一案。3月27日,法庭一审宣判。被告人武振飞犯安排、领导黑社会性质安排罪、不合法吸收大众存款罪、寻衅滋事罪、不合法拘禁罪、诈骗罪、虚伪诉讼罪、安排卖淫罪,数罪并罚,决议履行有期徒刑二十五年,并处没收财产人民币五百万元,罚金人民币四百零八万元,剥夺政治权利五年。被告人武润泽犯领导黑社会性质安排罪、不合法吸收大众存款罪、寻衅滋事罪、不合法拘禁罪、诈骗罪、虚伪诉讼罪、安排卖淫罪,数罪并罚,决议履行有期徒刑二十五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人民币五百万元,罚金人民币四百零三万元,剥夺政治权利四年。其余13名被告人别离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至十七年不等,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元至九万五千元不等。

宣判后,被告人武振飞等人不服,上诉至市中级人民法院。5月16日,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武振飞等4名上诉人犯安排、领导、参与黑社会性质安排罪、寻衅滋事罪、不合法拘禁罪、诈骗罪、逼迫买卖罪、不合法吸收大众存款罪、安排卖淫罪一案及该案相关案武永超犯参与黑社会性质安排罪、诈骗罪一案二审进行宣判。

上诉人武振飞犯安排、领导黑社会性质安排罪、不合法吸收大众存款罪、寻衅滋事罪、不合法拘禁罪、诈骗罪、安排卖淫罪,兼并履行有期徒刑二十五年,并处没收财产人民币五百万元,罚金人民币三百九十二万元,剥夺政治权利五年。上诉人武润泽犯领导黑社会性质安排罪、不合法吸收大众存款罪、寻衅滋事罪、不合法拘禁罪、诈骗罪、安排卖淫罪,兼并履行有期徒刑二十五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人民币五百万元,罚金人民币三百八十七万元(原判决五万元已缴纳),剥夺政治权利四年。上诉人李群犯参与黑社会性质安排罪、诈骗罪,兼并履行有期徒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五万五千元。上诉人武永超犯参与黑社会性质安排罪、诈骗罪,兼并履行有期徒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五万五千元。对上诉人违法所得予以追缴。
     
【加入收藏】   【打印此文】  【关闭窗口】

主办:平昌员会组织网

信息产业部备案管理系统